袁洁
北京/朝阳
5.8万
访问量
摄影师,作者,教师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你需要真正地理性下来才能与罗伯特.弗兰克发生对话,任何试图跪着与他对话——将他高大化,或者不屑一顾地诋毁他——认为他拍的东西一钱不值,完全违背摄影常识——这两种方式都无法真正走进弗兰克的世界,唯有带着一份社会学家的学术品格,才能够看懂在这些照片之中所记录下的既不是艺术家式的先锋尝试,也不是文艺青年式的无聊伤感,弗兰克藏起了自己的绝望,让自己回归到记录,他的影像冰冷严肃,到了不在乎他者如何解读的地步。
2015-10-22 15:36
5
0
2468
当然,罗斯和贝娄还不太一样,罗斯有一种痞气,这是我最喜欢他的地方,他的文字里有一种童真般的反叛劲,这就是我喜欢罗斯的原因,那种像20岁不谙世事的少年纵欲一般的气质,他喜欢写性,直言不讳,肮脏无比。
2014-08-21 11:55
0
0
911
因此,撕去表面的一切伪装,大刚是一个对自己的灵魂不敢正视的人,一个不甘直面心灵需要哭泣的人,他并不坚强,因为在他的头脑里,悲伤好似雷区,他不敢涉及,也不能涉及,他知道一旦涉及就是无法纠缠清楚的伤疤。于是他在所谓的快乐和肉体本能中自饮自醉。在电影里大刚嘴中提到的尼采,同样提出过关于精神诉求的三个历程,第一是骆驼——解决基本原始的本能需要,适应环境,适应社会。第二是狮子——有自我的觉醒和认知,敢于反抗和捍卫自己的权利和最大化的发展“我”的主导性。第三则是婴儿——这是一种升华的心灵归一,抛弃了骆驼的理性和狮子的自我执著后,达到一种犹如孩子一般超然无态的境界。显然,电影中的大刚有着类似于婴儿的某些表征,但仅仅是表征而已。
2014-08-04 21:06
2
0
3215
土耳其作家奥尔罕・帕慕克(Ferit Orhan Pamuk)[1]在他的著作《天真与感伤的小说家》里提到了弗雷德里希・席勒(Friedrich Schiller)[2]的一篇论文中曾将诗人分为两类:天真的诗人和感伤的诗人。我想,是否也存在天真的摄影师和感伤的摄影师呢?
2014-07-15 10:54
7
1
88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