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说,摄影内部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着两套审美体系:艺术的和大众的。两个体系同时享用着摄影,又同时丰富着摄影,没有孰高孰低,而是平起平坐。好的亲人摄影很可能不是艺术画廊里的高价商品,而只是百姓家中相册里一张老旧的小照片,朴实无华的挚爱之人的照片很可能不是艺术品,但它们存在的意义和对摄影美学的贡献却和好的艺术品一样重要,它们具有另外一种美的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