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无需挂在画廊里,它就展示在我们的周围。人人都成为这件艺术品的参与者与创作者。果不其然,它验证了“人人都是艺术家”的真实模板,我们臆造并且参与艺术创作,这个大艺术早已经不是某个艺术家的作品这么简单,而是文化塑造出来的精神反思。人人都将自己的名字赋予在马航事件之中,这是一个艺术家的年代,只是艺术家不再是一个职业的统称。

昨天,我补了一个好觉,晚上7点就躺下,10点清醒,保持了旺盛的体魄后,让我莫名其妙地开始关注马航的一切新闻。

这个前提是,它其实与我根本无关,当我生活繁忙窘迫的时候我没有一点兴趣来施展人道的关心,只有当我闲的无聊时,我的好奇心和我的“善良”被开发出来了,它成为我打发时间的一个对象。无疑,我在消费它。

消费马航,关心它,猜想它,甚至与朋友讨论,一切无关自己,只是消费。

在透过我这很容易解读又有些龌龊的心态后,我发现我身边的大部分人与我一样,他们都在不断地关心着马航,这些人共同的特点是:闲的无聊,生活平淡,他们的亲人不在那架飞机上。

在这样一件悲痛的事件背后它展现出的当代意义是非常有趣的,你甚至可以为为止写一篇论文,新闻,已然不是新闻本身,而是当代人们生活的必须,在每日繁冗无聊死水一般的状态下,一架突然消失的飞机满足了我们一切的想象。虚幻与真实不仅是一个当代的艺术命题,更多的是当代的一种心灵写照,我们越生活的真实具体,我们就越渴望抽象不具体的事件。这种渴望完全是一种并不光彩的欲望,但我们真的很需要。

马航所引发的一切,都像一个艺术。大的艺术品。

无需挂在画廊里,它就展示在我们的周围。人人都成为这件艺术品的参与者与创作者。果不其然,它验证了“人人都是艺术家”的真实模板,我们臆造并且参与艺术创作,这个大艺术早已经不是某个艺术家的作品这么简单,而是文化塑造出来的精神反思。人人都将自己的名字赋予在马航事件之中,这是一个艺术家的年代,只是艺术家不再是一个职业的统称。于是,就在昨天晚上,我拨通了朋友的电话,我必须要用这种方式来消解我艺术的想象力,我要与人分享,是的,我需要反馈和传播,这又是一个合格的有关艺术的话题。传播方式是不自觉地建立的。当与朋友畅所欲言地打了1个小时电话后,我的理智让我深刻明白,操他妈的,让.波德里亚这个哥们赢了,安迪.沃霍赢了,理查德·汉密尔顿赢了,究竟是什么使今日的生活如此不同,如此吸引人呢?是生活本身,同样,也是艺术。

新闻,就是艺术。现实早已经抽象。

于是,我做了功课,看了法航330当年的搜救资料,我不自觉地参与其中,热浪席卷甚至纵容我的激情,幻想如此的迷人,在此刻用“迷人”显然是违背道德的,但道德在当代早已经瓦解了,马航可能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恐怖袭击,也或许上面藏着不被人所知的政府阴谋,也或许不明的力量让上面每个乘客都变成了美剧《迷失》的主人公,他们穿越虫洞成为超越人类逻辑能力之上的实验品,越超越真实,就越艺术,越艺术则越迷人,而越迷人,则越证明我们此刻生活的有多么的真实。

当打开电视机,我旁观与此事件又参与此事件的时候,我明白,马航早已经不再是一则新闻而已。我冷酷地写下这篇文章,关上电脑,将这个事件至于脑后。早上有健身,下午有英语课,晚上要做饭洗衣服,但,我同样塑造了马航。它与我息息相关。

人人都是我,我就是人人。

        2014年3月11日

评论区
最新评论